鸠美的窝

一只不正经的鸟🐦 以咔右粮为食

【切爆/架空】龙与龙骑士的恋爱事项

AA的生贺!!拖了五百年的切爆糖! @AAAAlpha🐧
架空背景 不甜不要钱
希望不要崩得太厉害!
我已经是切爆的走狗了!【在胜右的边缘蹦迪
————————————————

龙和龙骑士应当是怎样的关系呢?

并肩作战的同伴?遵从契约的主从?还是单纯的骑士与过分威风的坐骑?

答案似乎因人而异。但如果由切岛锐儿郎来回答这个问题,他一定会兴奋地两眼放光,摇晃着脑袋,扑扇着翅膀,一脸骄傲地说:

“我和爆豪?当然是恋爱关系啦!”

然后按捺不住内心的窃喜,张开嘴巴,喷出一团极具威慑性的火球。

“嗝~”

当然结局也不必多讲,得意忘形的红龙定会被他脾气火爆的金发龙骑士狠狠地敲了脑袋,发出嗷呜一声惨叫,全然丧失了作为传说生物的尊严,真是丢尽了龙脸。

这位龙骑士容貌出众,身姿英武,淡金色的刺猬头和他脾气一样扎人,赤色的眼睛大的出奇,眼神虽然稍微凶恶了点,但还是有不少涉世不深的小姑娘抵不住高颜值的诱惑,借着采野菜的借口偷跑到龙和龙骑士家附近暗中观察。当然,一旦被发现那是少不得被龙骑士眼刀恐吓,不过姑娘们的福利可不止龙骑士的盛世美颜,龙骑士放肆惯了,平日从不好好穿衣服,悄咪咪偷看的姑娘们点着手指数一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嗯,不多不少正好八块,如假包换的腹肌,馋得她们差点留下口水。

大咧咧如切岛也发觉了不对劲,哎呦喂,竟敢窥视我的爆豪,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登时他怒由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当即朝着姑娘们藏匿的方向亮出了利齿,配上那张威武霸气的龙脸,小姑娘们吓得花容失色,采菜的篮子掉地上也顾不上,哇哇乱叫着头也不回地往家跑。切岛得胜而归,美滋滋地张嘴又喷了个火球。

“嗝~”

……然后就被龙骑士打了。

“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许,一激动,就,喷火!”

龙骑士咬牙切齿,一字一顿,每顿一下都要拿拳头重重地敲打切岛的脑袋。切岛嗷呜嚎叫一声,然后乖乖地闭上嘴巴,缩起了脑袋,等着他的龙骑士气消。

别看切岛在外人眼里多么威风,实际上到了爆豪这里他就是个“骑管严”,爆豪让他往东,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往西,爆豪让他汪汪汪, 他就绝不敢喵喵喵。

为啥?

“因为我喜欢爆豪啊!”切岛答得一脸理所当然,“男子汉听恋人的话有什么错!倒不如说,正因为是男子汉,所以才听恋人的话!超有男子气概!”

龙骑士少有的几个朋友之一(自称)的青梅竹马绿谷先生曾在私下里对切岛的这番理论进行了批判:“什么男子气概嘛,分明就是小胜的走狗……”

“走狗”先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恨不得做个忠犬奖章吧唧贴在自己脑门上,最好还是夜光的,好让人不管白天黑夜都可以看清!

看吧看吧,我才是爆豪最亲近的人!谁也别想跟我抢!

龙骑士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

从小被叫做天才的龙骑士爆豪胜己,在十五岁那年成功召唤出切岛。

一人一龙的初遇在当地还是一段佳话。靠着吃瓜群众们一传十十传百,孜孜不倦的八卦精神,这个故事描述出来几乎已经接近玄幻。茶余饭后,偶尔还会有一些人故作沧桑缥缈状缓缓道来这个被魔改了不知道多少个版本的故事,煞有其事的样子宛如当日亲眼所见一般。

话说那天,本是风和日丽,稚嫩的龙骑士用他同样稚嫩的声音吟诵了一段复杂生涩的咒语,一时间,召唤场地狂风乍起,天边竟凝起大片暗色的云层,隐隐有闷雷作响。

好奇围观的吃瓜群众们皆是吓得脸色煞白,手中的瓜子噼里啪啦散落一地,可分明两脚发软,却拼死秉承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原则,缩在后面一个个抻长了脖子看后续发展。

随着一声巨响,事先画在地上的法阵白光乱闪,紧接着又腾起一片神秘的白雾,哗啦啦,刷刷刷,轰隆隆,威武的红色巨龙就以这样酷帅狂霸叼的拉风姿态闪亮登场!

待白雾散去,人们终于看清了切岛的全貌,顿时一片哗然。乖乖,年仅十五岁的天才龙骑士竟然召唤出了一头百年难遇的极品红龙!

只见巨龙扬起头,赤金色的龙瞳威严地审视一周,视线所及之处,都是鸦雀无声,人们被恐怖的龙威吓得大气也不敢喘。巨龙张开血盆大口,仰天长啸,低沉悠远的龙吟在不大的人类地界上空久久回荡。

小天才爆豪胜己毫无畏惧,他先是对巨龙怒喝一声,成功引起了它的注意!这真叫围观者们捏了一把冷汗,然而龙骑士表情淡漠地继续开口,面对巨龙极具震慑力的外表没有分毫的动摇,但更令人惊讶的是,一人一龙短暂的交流过后,巨龙竟缓缓地低下头,表示了对这位年轻骑士的臣服。

哇!真是奇迹!人群爆发出阵阵欢呼!这少年身上定是潜藏着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吧,或是上古先贤转生因此天生拥有上位者的灵魂威压!不然怎么会在如此短时间内征服了一头桀骜不驯的红龙!

龙骑士爆豪胜己的名号就这样打响了。

然而只有两位当事人知道,这一切只是个美丽的误会。

真实情况是这样的:

抛开传言中被魔改的部分,那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在自己的洞穴里睡得正香的切岛,稀里糊涂地就被一个咒语召唤到了人界。从魔法阵里现身的时候切岛刚从梦中惊醒,不可避免地打了个哈欠。

龙打哈欠的动静可不是一般的大,离他最近的爆豪胜己被他震得耳朵发痛。原本吧,好歹人家是契约对象,还是威风八面的传奇生物,爆豪还打算客气一些,不过这头龙……打个哈欠怎么这么久?而且很吵!爆豪忍了又忍,脑门上青筋直冒,是终于忍到了极限,扯着嗓门凶巴巴地骂出了声:

“吵死了!蠢龙!!给老子闭嘴!!”

“诶?抱歉……”

即便是在龙域,切岛也是个乖到令人震惊的好孩子,听到这个声音好像在生气,他下意识地就道了歉……视线也自然而然地寻着声音的来源望去。

不看不要紧,这头未满500岁初出茅庐的巨龙在看到爆豪胜己的第一眼,就被我们的小天才骑士的美貌吸引住了!

一头淡金色的短发骄傲地根根竖立,远远地看去整个人耀眼得像个小太阳。眼睛是切岛最喜欢的红色,那是和他的鳞片一样的颜色,像两团热烈燃烧着的火焰,却又有些许不同,小太阳的眼睛很大,也很亮,仿佛洞穴里他最宝贝的那些红宝石的光辉都被小太阳偷偷盛进了眼睛里。

这么小只的生物怎么这么好看呀!

切岛听族人描述过人类的模样,却没想过会是这样耀眼而美丽的生物。

“有什么话就说,别盯着老子看!蠢龙!”爆豪被切岛直勾勾的眼神看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心想怕不是惹怒了这头龙要被吃掉了。那眼神仿佛自己就是一块苍蝇盯上的肥肉……不对,好像不小心把自己也骂进去了。

虽然后来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你真好看,人类都像你一样好看吗?”

切岛过于直白的赞美让爆豪有些猝不及防。

爆豪胜己从小到大没少被人夸奖。优秀的骑行天赋啦,敏锐的战斗直觉啦,一直是周围的人津津乐道的地方,他自己也引以为豪。不过男孩子嘛,被人过分夸奖外貌总会有种被小瞧的感觉,所以大家也会小心地避开雷区。

只是切岛的赞美让他完全感受不到任何讥讽的情绪,那双赤金色的龙瞳望着他,眼里的真诚不容置疑,令爆豪觉得不能直视。

说了这么多,其实呢,总而言之,我们的龙骑士只是第一次被人夸好看……所以有点害羞了。

“我叫切岛锐儿郎,你叫什么名字?”

切岛见他不回答,也不觉得尴尬,低下头俯下身子,凑近了和爆豪说话。爆豪甩甩头,咬咬牙,呸,哪能让自己被这头龙的妖言蛊惑!当即双手叉腰,俊脸儿一扬,赤红色的大眼睛冲切岛一瞪。

“爆豪胜己,天才龙骑士,不久的将来还会成为最强的龙骑士!”

“哇哦哦哦!!爆豪,好有爆发力的名字!天才龙骑士!超有男子气概!那以后你就是我的龙骑士啦,请多指教啊!”说着露出了48颗牙齿的龙族标准微笑,一口森白而尖利的牙齿一齐反光,晃得离他最近的爆豪眼睛发晕。

明明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龙,爆豪却在切岛那张威武的龙脸上看到了呼呼外冒的傻气。

果然热血笨蛋是不分种族的吗!

“真是头怪龙。”龙骑士小声地嘀咕着,嘴角却止不住地上扬,他听过太多有关龙的故事,却没有哪个故事里的龙像眼前这头一样……傻。

不也挺好吗,他想。然后轻咳一声,板起脸,敲了敲巨龙的脑袋,“喂,蠢龙,别离我这么近说话,嘴巴很臭你知不知道!”

“嘎?!”切岛闭上了嘴巴,只用一双赤金色的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爆豪。

爆豪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

龙和龙骑士已经同居生活了两年有余。

至于究竟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嘛……我们的龙骑士坚决不愿提起这件事,只能暂且作罢。不过龙骑士红透的耳朵和脸颊却好像透露出什么了不得的信息……停,由于再讨论此事这篇故事有可能被我们暴躁的龙骑士炸成灰烬,我们还是转回话题继续说他们的同居生活。

巨龙是可以化成人形的,或者说,除去战斗和训练,在人界的大部分时间,他们都是以人的形态生活。因此,爆豪和切岛一人一龙的同居生活,其实就和两个男孩的普通同居生活无异。

切岛的人形是与龙形同样的红发红瞳,看起来年纪虽然不大,却是肌肉发达,皮肤也是健康的小麦色,活泼元气的模样颇受附近大妈们的喜爱。

“早呀切岛,又出来买菜呀!”卖菜的田中阿姨慈祥地笑着,看切岛的眼神像在看亲儿子,“小伙子真有精神!来来,这是新到货的小番茄,阿姨送你一些,回去和你家爆豪尝一尝!”

“谢谢阿姨!”切岛乖巧地接过番茄,露出灿烂无比的笑容,龙形态时的利齿已经变成了一口可爱的小尖牙,萌化了阿姨的心。太过讨喜的性格和外表让母爱爆棚的阿姨们几乎都忘记了他是一头龙的事实。

“哎呀,你家爆豪要是也像你这么开朗就好啦!”田中阿姨摸了摸切岛的头,玩笑般地说道,“他总是皱着脸,明明也是个可爱的孩子呢。”

“爆豪他很好的!”切岛并不在意自己被夸奖或是诋毁,但是他无法接受别人对爆豪的哪怕一丝的质疑,就算是温柔的田中阿姨也不行!“他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帅气的人!”

“好啦好啦。”田中无奈地揉了揉这个傻小子的脑袋,“知道你最喜欢爆豪,阿姨向你道歉好不好?”

“不用,阿姨,爆豪他其实……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呢。”切岛说着说着,表情变得有些害羞,“我,最喜欢爆豪,也希望大家都喜欢他……但是,我又害怕爆豪被别人抢走,啊啊啊,好复杂,到底该怎么办嘛!”

看到切岛纠结的样子,田中阿姨笑得直不起腰。如果爆豪看到了这一幕一定又要吐槽:明明是个笨蛋就不要想那么多复杂的东西了,脑子坏掉了会变得更笨的!

可是一牵扯到有关他的龙骑士的话题,我们的小笨龙就会开始他无休无止的,根本就得不到结论的思考!

年轻真好啊。她不禁在内心感慨,并开始怀念自己逝去的青春……只是她忘记了,这并不是个普通的傻小伙,而是头500岁的巨龙。虽然从龙的角度来看,切岛的确相当“年轻”。

于是,500岁的“年轻”小伙儿拎着袋子哼着歌回家了。他已经迫不及待想把从田中阿姨那里得到的小番茄拿给爆豪看了。

为了方便训练,切岛和爆豪住在小镇外的半山坡上。这座木质的小屋颇有些年代了,是上代和上上代护林人曾经居住的地方。小屋虽然不大,容纳两个生长期的少年却还绰绰有余。屋里的家具也有许多是护林人留下的,包括暗红色的地毯,朴素的灰黑色壁炉以及墙壁上的鹿角挂饰。这些旧物使得破旧的小屋平添了几分温馨的气息。

即便如此,这也只是一间脆弱的小木屋。在切岛一次喷嚏喷出的火球引起了小型火灾之后,爆豪一边骂骂咧咧地数落着,一边给木料涂防火药剂的样子,罪魁祸首的切岛想起来甚至还觉得有一丝甜蜜。

“爆豪,我回来啦!你看我带回来什么!”门上的风铃叮铃铃地乱响,切岛猛地推开门,邀功似的晃了晃手里的纸袋,满脸讨好的笑容,露出一口尖锐的牙齿。

然而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切岛咦了一声,才发现爆豪并不在家。从门外射入的阳光下,只能看到些许微尘因他进门时的动作扬起,在强烈的光线下仿佛星子在闪烁光芒。

去哪里了呢,爆豪。切岛有些苦恼地想着,将装有番茄的纸袋放在木桌上。纸袋向侧面躺倒,几颗鲜红的果子骨碌碌地从松开的袋口滚出来,眼看已经滚到了桌边,马上就要掉落。切岛眼疾手快地用手阻截了番茄滚落的路径,欲要逃离的果实被一个一个地重新塞入了纸袋。

切岛长吁一口气,在桌旁坐了下来。与龙形态截然不同的英气的脸埋在臂弯里,少年人稚气未脱的脸蛋被压得略微有些变形。切岛趴在桌上像是在发呆,脑子里还在胡思乱想。

这里是爆豪炒菜做饭的地方,那里是爆豪写信和做功课的地方,还有那里是爆豪换衣服的地方……切岛的脸突然有些发烫,仿佛他的龙骑士就在自己的眼前脱下单薄的衣物,露出肌肉分明的身.体。红宝石一样赤红色的眼睛闪烁着锐利而耀眼的光芒,那双眼直直地看着他,看着他,仿佛要看穿他内心所有龌.龊的心思……

切岛慌忙打断了自己的幻想,太,太罪恶了。爆豪什么时候回来呢,好想马上就给他尝尝看啊,还好刚刚手快,番茄没有脏呢……说到脏,切岛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眼底略过一丝喜色,一下又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往常的房间清扫都是爆豪在做,这次不正是个表现的机会嘛!来吧,像个男子汉一样把房间打扫干净,给爆豪一个惊喜,让他刮目相看吧!

于是,这天半夜我们的龙骑士回到家中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的龙正一脸虚脱地用一块抹布擦拭桌面,而可怜的小木桌不知被擦了多少次,竟变得像赭色的镜子一样闪闪发亮,仔细一看,家里四处都和桌面一样干净得几乎可以映出人脸!爆豪踩上光滑的地板差点直接滑倒!

“你到底干了什么啊,大蠢龙……”龙骑士黑着脸敲了敲切岛的脑袋,谁料到切岛竟直挺挺地倒了下去。爆豪只好接住这头笨龙,笨龙看见是爆豪,高兴得翅膀都快收不住了,他骄傲地说:“爆豪你看!我把房间打扫干净了哦!”

“笨蛋!”回应他的是龙骑士毫不留情的敲打,“谁叫你做这些事情了!”

“因为等不到爆豪啊。”切岛委屈极了,“我就想做点事情,一边等,一边给爆豪准备惊喜。”

爆豪惊讶地看着切岛,为了给他一个惊喜,就一直等到半夜吗?这次只是一个紧急任务,他就等了一整天,要是三天,一周,这头笨龙可不是要饿死在家里了!

真是头货真价实的大蠢龙。

爆豪抬起胳膊,切岛以为自己又要挨打,条件反射地缩了缩脖子。预想中的拳头没有落下,却是一只温暖的手抚上了他的头发。

“笨龙!蠢龙!”爆豪在骂他,切岛却完全不觉得他的龙骑士在生气,因为……

“……对不起。”龙骑士小声地向他的龙道歉。对不起,忘记给你留字条,对不起,不应该留你一个人。

“爆豪不在的时候,我好寂寞啊。”看见爆豪红透的耳尖,切岛嘿嘿地笑了两声,得寸进尺地抱住他的骑士说,“明明过去的五百年里,我总是一个人待在洞穴里,却完全感觉不到寂寞。”

“和爆豪相遇之后,才知道什么叫寂寞。”

“原来独自一人是这么空虚又无聊的啊。”

“原来挂念一个人是这样心酸又痛苦的啊。”

“托爆豪的福,我已经没办法回到过去孤身一人的生活了……”

他的龙搂着他的腰,脸一点一点地向他凑近,却是挂着少年人独有的清爽笑容。龙将嘴唇凑到了骑士红透的耳边,低声说:

“所以,要对我负责呐。”

龙骑士一把推开红发的少年,然后,又在少年有些错愕的目光中欺身咬上了那双浅色的唇。

“笨龙。”

“你也要对我负责才是。”

—Fin—
(这个蠢东西可能会有番外!但是并没有人期待!)